放長假這回事,果然不像木村○哉演得那樣美好啊。

  過完年後便自發性失業到如今,每日睡起等日落、天黑等天明。履歷一封封寄出,封封石沈大海,有如海島荒人不間斷擲出的瓶中信。為不使生活無規律導致作習日夜顛倒,所以晚上精神再怎麼抖擻也必定要在十二時就寢,但白日精神依舊不濟。隨著每日發奮振作的次數增多,清醒的時間卻逐漸變少。逐漸化為一灘爛泥委地無人理。

redima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