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歐洲旅行的第二天,天氣還好沒想像中的冷,安然渡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值得慶幸。維也那似乎有點冷清,四散著觀光客。熊布朗宮的路面鋪滿細石子,混合下雨後結成的霜,令人想起絕境長城上黑衣人的長夜。

  雖然來之前對於行程擁擠的的安排擔心,實際上在前往布拉格的火車上情況其實還不錯,分成一室室有著透明拉門的六人座小包廂,還有活動式可飲食寫字的小檯。鐵道邊開始有小片積雪出現,終究連綿成雪原,果然布拉格比較值得期待。同伴們開始興奮地拍起雪景,從末端車廂向後望,一彎軌道橫臥在雪地裡,天地只剩黑白二色。

  喧鬧一陣後大夥兒開始有點乏,一個二個漸次小瞇起來,雪在不知不覺間融化,最後同行者都睡下。開始有陽光斜照進車廂,雪景悄悄退場。距離布拉格火車站莫約五個小時的車程,車窗景色一路從天地兩茫的雪景到青綠暖橘,遠處地平線上一排細木林,天空佈滿雲但晴朗。

********
  手札裡的紀錄只到這裡,餘下沒有文字記錄的風景很快就要亡逸,行程間並沒有太多空閒坐下來寫寫小筆記,需要感嘆感動照相留念的東西是那麼多。用雙腳去行走那石子路、闖入市集大啖當地美食、尋訪一間間特色小店鋪,甚至在長串符文似的街道間迷路都重要多了。而那一夜一直與我們捉迷藏的慕夏博物館,明明手持地圖卻不辦東南西北的一群旅人,是不是因為行走了整日的疲乏達到了RUNNING HIGH?所以還能為彼此犯下的蠢事在電車站笑彎腰有如嗑了快樂丸,完全呈現一種大無畏的勇往直前狀態,也許大家都醉了,醉在旅行的氛圍裡,彼時行程才到中段,明天我們還在這裡。
創作者介紹

憂鬱的熱帶小島

redim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