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安全帽被幹走了,在國家圖書館前。

  在場所有安全帽全都被鎖得緊緊的,我一個個確認過了,只有我的九成新安全帽毫無防備。真的,所以被偷也是難免的。

  聽說台北的條子很兇,找不到替身的我只好走路去坐捷運。路過中正紀念堂時看到好多國中左右的學生一群一群在排練些什麼,大概誰的忌日要到了吧?疊羅漢的踢正步的唱軍歌的奏樂的耍槍的劈腿的拋女孩子的...蠻好看的,索性就坐在階梯上看起來。
  看著看著胸口慢慢湧上一股熱流:啊~台灣未來的希望啊!也許是才看完村上龍希望之國的關係,我對國中生有種複雜的心情:有點驚訝有點佩服;有點高興有點嫉妒。自由聯想到:有關千年老妖捉來童男童女好補中益氣的故事,突然覺得其實老妖們其實也頗值得同情。青春不再的老妖們,其情可憫啊。
  回家看到路邊一個壞掉的安全帽就撿了。戴好久才想到不知有沒有野貓睡過,有跳蚤就很糟;後來才又想到路邊的壞掉的安全帽,不會是事故留下來的吧...算了撿都撿了。

  不可以隨便在路上撿東西吃哦。
創作者介紹

憂鬱的熱帶小島

redima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