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到貓叫聲。

咪咪喵喵地細細吟著,伴隨著奇怪的卡卡聲,那是蹲在我窗台外的貓。
我的窗簾是兩層的,一重小碎花布一重蕾絲。
窗戶外面一如所有人家一樣安裝了突出式的鐵窗,很醜,但是沒辦法。
原來也堅持過,可自從有一次發現玻璃窗的鎖扣部份被挖了個小洞後,
我於是從堅持不裝變成馬上得裝。

我無法按奈有陌生人可以侵入我私密花園的恐懼感。

剛搬來,初擁有自己的房間時,我最中意的就是這個窗戶。
窗外有個小平台,連接一整排的房子。
寬度適合動物行走,勉強一點的話人也可以。
我曾經滿懷希望買來幾盆小黃花企圖擁有一個綠意豐盛枝條垂掛的花圃窗台,
卻忘了只剩窗戶能放冷氣機。於是窗戶就這樣被封死再也不能開,花圃也乾枯。
替代性地,我為窗戶掛上花布窗巾。


拍打玻璃企圖引起櫥窗內動物的注意是一件很不好的行為。
寵物店店員會客氣地提醒你,狗狗會給你白眼、貓咪們則連瞄都不會瞄你一下。

我將耳朵貼在窗戶上,咪咪嗚嗚的聲音已經停了。小心地揭開一角窗簾偷看,
有兩隻黑色,純黑色的貓四平八穩地趴在冷氣機上,
背舒服地靠在牠的牆我的窗上,代替玻璃窗鑲在那裡的透明壓克力板。
壓克力板被貓壓的有點彎曲的感覺,卡卡聲就是從這裡發出來的。
貓亦發現了我,兩隻一起轉頭。我口裡發出喵喵的聲音,那是我的習慣,
不管在什麼地方看到貓,只要時間允許都忍不住要對著牠們打聲招乎。

可是到目前為止只有普吉島的貓理我過來舔我的手而已。
本地的貓一隻,一隻也沒有理會過我!
包括正吃著我帶給的剩飯的貓,
只不過是摸一下而以就嚇得給滿手抓痕當回禮。

牠們一起轉頭向著我之後便停格不動。

那是戒備的姿態,敵不動吾亦不動;敵一動吾先動。

雖然兩隻並排的姿態實在太可愛,
但我實在不該忘記貓兒已處戒備狀態。
才一個閃神,兩隻貓抓住我眼角移開的瞬間快速離開。

現在我還是時常聽到貓咪嗚咽,然而牠們再也不來我的窗台。

貓咪不來後一陣子,
早上變成被麻雀聲叫起床。
但我已經不想掀開窗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dimac 的頭像
redimac

憂鬱的熱帶小島

redima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