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中棲息太久眼睛幾乎失去作用,聽力代替他收集外界情報。有時候會錯覺自己已經變成了盲目的爬蟲,以頭上的觸角探測著四週。

 沒有計量單位的話,時間的流逝也將失去正常的感覺,這很容易叫人發狂,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熬過來的,恐懼、憤怒、哀傷、孤獨⋯形容只有短短幾個字,但每一個詞都像是再一個牢籠,反覆交替在不同時間裡一再地將他捕獲。

redim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