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天氣晴朗,我與友人們因此決定奔赴桃園再一次進行高中彈跳。正所謂是褔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雖然我這個俗辣一想到真的要跳河就挫屎,而上一次因為颱風取消的預定雖然讓我逃過一劫,但是在幾個月之後的今天還是又排到了預約的行程。
於是我們租了車,在太陽大到需要撐傘的好日子裡,於早上十點半開車前往桃園縣復興鄉準備高空彈跳。一路上歡笑滿車廂,眾人七嘴八舌爭論第一次跳要面朝上還是面朝下的問題,還立下壯志只要過了今日這一關,下次就可以去關島挑戰跳傘了云云。
就這樣一路開啊開,開了二小時左右,友人A表示她暈車了。由於之前曾經由同一班蠢蛋共同演出的在颱風要來的日子跑去坐賞鯨船而吐得七暈八素的前例,我們知道友人A的體質一旦暈了就會很嚴重,怎麼辦呢?英明睿智的我們,想出了「司機絕不會暈車」的點子,於是換手讓友人A開車。
就這樣又繼續快樂的開著山路前進,差不多到了下午快一點左右,原本擔任司機以及各項聯絡事誼的總幹事友人B突然發出了驚呼:「高空彈跳取消了!」怎麼會這樣呢?原來是換到後座的友人B閒著沒事拿起手機看,這才發現這一封由教練傳來的簡訊。
在知道了這個喜訊惡耗下悲憤填膺的我們立刻回撥了電話表示不解,天氣好成這樣,錢也已經滙了,有什麼理由不讓我們跳?!為什麼要阻止我們?
接到了來電的教練表示淡定,只說了一個關鍵字:王世堅
是的,就是因為王世堅的關係,警察跑來驅離了,除了當場與不滿的一位阿伯激烈口角外(為什麼不讓俺跳?俺就是特地來跳地呀!),總之警察在離去之前放話「下午再讓我們看見你們還在跳就告你公共危險罪!
知道再為難教練也沒用的我們憂傷的在路邊停下車默哀這一刻,滿腔熱血就這樣被潑了一盆冷水的心情著實不好受。有人提議,反正離新竹也不遠了,不如就去六褔村玩個大怒神好了聊勝於無。此時友人C發言了:「上次也沒玩到的滑翔翼不知道需不需要事先預約?」。車上兩隻哀鳳立刻上網搜尋並且電話聯絡得知基隆有一處場地可以隨到隨飛,接受報名到三點,飛行到五點。琢磨了一下時程應該可以達成,當機立斷向老闆保證絕對會過去,請他務必等待我們。就這樣,喜滋滋的我們立刻調頭,極有效律的開上高速公路直奔基隆,沒有人料得到,這竟是悲劇的開始。
滑翔翼網站上的路線指示的非常清楚,只要沿著國道3號開到底,在萬里下交流道然後這樣走又那樣走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一車四人繼續快樂的開啊開,友人A與總幹事友人B的開車技術一樣好,我們又能繼續歡樂滿車廂的討論著諸如如何向蘋果爆料之類的話題,一路歡喜無限的往基隆而去。但漸漸的,除司機以外三人都被睡意抓住了,就在陷入半朦朧的狀態裡我們聽到了司機A的發言。「唉,高速公路到底了耶。」是的,除了兩隻可以用來GPS的哀鳳之外車上沒有半本地圖的我們就這樣錯過了最後一個交流道,直接開到基隆市(大概)去了。
不過就是錯過一個交流道而已,沒關係的,我們這樣安慰彼此,並決定先去解決午餐順便問路。很幸運的,就在我們停車的正對面就是一家素食,餐點相當美味,問好路臨走前友人C還買了一罐店家自製的美味辣蘿蔔,打趣著冥冥之中大概就是要來基隆吃這美好的一餐,以及幸好換了司機才能讓總幹事發現簡訊避免了多開二小時的冤枉路等云云。我們樂觀的回到車上,不過就是前一個交流道下嘛。
依然沒有地圖的我們再度回到高速公路往回開啊開,當看到右手邊出現匝道時便立刻開進去,沒多久司機A表示:「完蛋,我們不是開下交流道而是換系統了…」
高速公路最可怕的事情是什麼?不是車禍、不是塞車,而是一旦開上去你就無法回頭。發現上錯橋的我們努力的想要找到哪怕任何一個可以下橋的路口,但是我們只能笑中帶淚的一直開,開向了堤頂大道,看到了一零一大樓,開過了汐止、開到了五股,是的,我們就快要開回台北了但是還是沒有看到任何一個可以迴轉的可能。
就連天公伯仔都為我們掬起一把同情之淚,原本晴朗的天氣開始下起大雨,友人C打電話給滑翔翼老闆打算問路,而此時已經三點半了,當對方一聽到我們人在五股時,沉默了一下子之後開口讓我們不必去了,「因為好像快下雨了。」滑翔翼老闆表示。
既然回到了台北,那不然就去新竹玩大怒神好了,在休息區冷靜下來的我們做了最後的決定,此時的我們還是樂觀的,六褔村營業到七點,我們就進去且坐它一回大怒神吧也甘心!至少在休息站我們得到了地圖(總算)。雖然我們四人愉快的心情不改,但是命運彷彿還要捉弄我們,無知的人們完全不知道,在未來等待著我們的會是什麼。
在車上分享了四人的生涯規劃與人生意義等開心又親密的話題之後,睡意再度抓住了我。但是總幹事B與友人A依然盡責的一人開車一人看地圖,幾乎沒有什麼迷路的,終於,總算,我們看到了六褔村的大門,我們開始歡呼,我們開始興奮,大怒神就在園區裡等著我們,雖然已經五點半了但是沒有關係,因為我們只打算坐一次大怒神就好,就能終結這毫無所得的一日!直到我們看到那塊該死的指示牌:「今日入園時間17:00止。
警衛伯伯慈祥的對著我們微笑,背後是鐵門已然拉下的售票口,我們從入口開進去再從出口開出來,懷疑黄曆是不是寫著今日諸事不宜。
當回到中和的時候總幹事B看著里程表淡定的表示。「我們開了三百二十幾公里。」
「沒關係,就當今天是出來開車兜風的好了...」我接口。「我們去吃大餐吧!吃洋蔥!我需要頂級肋眼牛排才能撫慰受創的心靈!」眾人同意了,又立刻極有效率的打電話訂了位,回到板橋時已經七點半,我們必須在八點前還車,還被租車行的小哥笑問沒玩到高空彈跳啊?我內心恍惚的想著:「高空彈跳?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為了打發訂位前的空檔我們去做了全身按摩之後才前往洋蔥。席間友人A開口了。「再試最後一次,如果還是不成功,那我就不再考慮高空彈跳了。」眾人表示同意,並決定屆時直接越級打怪存錢去關島玩跳傘。
結帳的時候總幹事發現她的錢包掉了而車行已經打烊,為今天畫下了一個完美的Ending。至於我本人則是忘記帶手機以致於全程派不上用場。
創作者介紹

憂鬱的熱帶小島

redima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xander133
  • 唔哇,我也好想高空彈跳(會嚇出尿吧...)
  • redimac
  • 會挫出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