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長假這回事,果然不像木村○哉演得那樣美好啊。

  過完年後便自發性失業到如今,每日睡起等日落、天黑等天明。履歷一封封寄出,封封石沈大海,有如海島荒人不間斷擲出的瓶中信。為不使生活無規律導致作習日夜顛倒,所以晚上精神再怎麼抖擻也必定要在十二時就寢,但白日精神依舊不濟。隨著每日發奮振作的次數增多,清醒的時間卻逐漸變少。逐漸化為一灘爛泥委地無人理。

  當日鼓吹萬年文藝青年的那位早已不見芳蹤,獨留我一人面對覓食與帳單問題…事實證明,之所以「寫不出來就是寫不出來,跟工作累沒時間一點關係也沒有!」置之死地而後生,看樣子我對自己實在太仁慈了些。想寫的時候就算白天工作晚上上課還是能在師者眼角餘光中、老闆外出公幹時偷出時間。現今一天廿四小時為我用,中約數小時用來一日三省吾身,其他全作了夢。

  再頹廢下去也不會有什麼長進,此時欲振乏力的我最好有人來給個兩巴掌好清醒清醒。就像人家大嫂刻薄在家閒飯的小叔子一樣。而娘親果然不負眾望力排眾人而出,曰:「我那健保,不託在你那兒了,把資料給我,明日去區公所看人家給不給寄。不然就算了,這條老命反正也不值錢,病就給它病吧。」

娘親,孩兒知錯了!孩兒即日就去台北打拚,請娘親勿要再出此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dimac 的頭像
redimac

憂鬱的熱帶小島

redima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